流式中文网 门户 查看主题

流式在CAR T细胞药代动力学监测方面的思考

发布者: niwanmao | 发布时间: 2022-10-18 21:24| 查看数: 212| 评论数: 2|帖子模式

亲爱的FLOWER,加入流式中文网,一起讨论,一起学习,享受更多福利吧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加入流式中文网

x
最近Jiali Cheng等人在Cytometry A上发表的一篇论文(Cheng J, Mao X, Chen C, Long X, Chen L, Zhou J, Zhu L. Monitoring CAR19 T Cell Population by Flow  Cytometry and its Consistency with ddPCR. Cytometry A 2022.  )比较了流式细胞仪和PCR在检测罕见嵌合抗原受体(CAR)T细胞方面的表现。


CAR T细胞在回输时有一个最初的扩增阶段,使用低亲和力的CD19 CAR受体可以改善这一情况。由于CAR T细胞的耗尽,再加上天然T细胞群的逐渐重建,CAR T细胞的比例会呈指数级下降。回输几周后,循环中的CAR T细胞数量变得很低,但可以持续几个月,确保长期保护患者,避免肿瘤复发。检测外周血中残留的CAR T细胞,面临的是与MRD相同的问题:该选择哪种技术进行检测,是非常精确和快速的流式还是高灵敏度的PCR? Jiali Cheng等人认为PCR方法可以检测到低至每µg DNA的5个拷贝,而流式的检测限低于0.05%的淋巴细胞。

下图是流式细胞术监测外周血中 CAR-T 细胞命运的示意图。简而言之,多克隆淋巴细胞在体外被转入一种人工识别受体,被刺激扩增和成熟,并重新回输到患者体内,迁移至组织以杀死肿瘤,或迁移至淋巴结以进行长期记忆和治疗可持续性。 CAR-T 动力学有几个步骤: 1-在基因修饰之前存在正常淋巴细胞(B 细胞耗尽的情况除外)。 2- 准备好回输的CAR-T 大部分是 CD4+ T,CD8+T 细胞较少,大部分表达 CAR 受体。 3-重新输注后不久,CAR-T 在外周血中占多数,具有不同的效应/归巢能力以及免疫调节共同受体。 4-部分被驱动到淋巴结,而 5-其他部分被驱动到组织和肿瘤。 6- 几周后,正常的淋巴细胞群重新组成,而 CAR-T 耗尽、下降并成为罕见的检测事件。流式细胞术可以在治疗的任何阶段监测 CAR-T 数量以及归巢和细胞毒性等功能。
截屏2022-10-18 21.19.58.png

在看完这篇文献之后,我们需要做一些思考:

第一个问题是:我们真的需要在回输后检测外周血中的CAR T细胞吗? 由于CAR T细胞治疗的最终目的是消除肿瘤细胞,所以,有必要检测。

第二个问题是:我们能否通过流式有效地检测CAR T细胞?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,目前已有一些方法可以通过流式细胞仪有效地检出CAR T细胞。这些工具包括一个通用的免疫球蛋白结合蛋白,如Protein L(可以识别kappa和lambda轻链)或者一个重组的TAA靶抗原(可被CAR T细胞受体识别和稳定地结合),最后,可用抗独特型抗体识别结合位点。Jiali Cheng等人认为用流式细胞术检测CAR T细胞,尤其是用抗独特型抗体检测CAR T细胞,其LOD值为0.03678%(健康全血平均+3SD),合理变异系数在11%以下。


第三个问题是:流式细胞术在检测稀有CAR T细胞方面是否会与液滴数字PCR(dd-RT PCR)有相似的灵敏度?两种方法在临床样本上有非常相似的灵敏度和合理的相关系数(r=0.68)。这表明流式细胞术是适合早期监测CAR-T和晚期监测稀有残留细胞。

但这项工作也存在一些问题:
- 通过 dd-RT PCR 测量的 DNA 拷贝数,和通过流式细胞术测量的外周血 CD45 bright白细胞中计数,两者之间是否相同?一个 CAR DNA 拷贝是否代表一个转染的 T 细胞?
- 作者指出,除非白细胞计数非常低,否则对全血进行 CAR T 细胞检测;在白细胞少的时候,样品在染色前需进行裂解和洗涤浓缩,这种预处理过程是否会影响?
- 不少研究中使用CAR T细胞(分子)占总淋巴细胞(分母)的相对比率,但已有研究表明,CAR T遵循先扩增后减少的动力学规律,而正常T细胞的情况通常相反,这样的话,如果作者采用绝对细胞计数,可能会更有价值。


最后,流式细胞术检测有助于了解免疫细胞的功效和功能参数,虽然CAR-T回输的细胞主要是CD4+和CD8+T细胞,但可能也有其他细胞毒细胞,如NK或其他ILC,这些细胞可能也经过基因改造,并在扩增阶段幸存下来,所以有必要全面了解免疫细胞组成。另外,通过了解免疫细胞亚群的异质性、效应状态和归巢能力,从而了解CAR-T的抗肿瘤效果。


信源:Lambert C, Ntrivalas E, Sack U; flow cytometry working group of 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Clinical Chemistry (IFCC). A new story for an old challenge: would flow cytometry beat molecular biology in monitoring CAR T cell pharmacokinetics? [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, 2022 Oct 5]. Cytometry A. 2022;10.1002/cyto.a.24695. doi:10.1002/cyto.a.24695

最新评论

Yuck 发表于 2022-10-19 09:06:02
测LOD值如何进行实验设计呢,老师能大概说一下吗0.03678%是咋来的
Yuck 发表于 2022-10-19 17:47:59
文章求到了,看到了实验设计。
关闭

本站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手机版|流式中文网 ( 浙ICP备17054466号-2 )

浙公网安备 33038202004217号

GMT+8, 2022-11-28 19:5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